首頁 > 文化 > 正文

年紀輕輕,財務獨立:融入全球資本的印度“打工人”


更新日期:2021-01-12 20:54:32來源:網絡點擊:683935
www.vvvdj.com ,www.vmall.com ,www.ulinix.com ,www.ulinix.cn ,www.ucbug.com

現代通信技術手段的進步,使得資本的全球化擴張進入新的階段。向第三世界轉移的可以不僅是工廠,還可以是客服、售后、甚至做ppt等非核心的勞動密集型工作。

“在美國,他們雇的是輟學者,而我們雇的是有大學學歷的人。”印度德里大型外包服務公司CEO拉曼這樣總結。所以第三世界國家的外包公司能夠以低廉的價格提供高質量的服務,這成為了數百億的生意,也成為第三世界國家青年的財富來源和新生活的開始。

本文摘自《資本之都》,作者拉納·達斯古普塔是一位英國的印度裔作家。書中記錄了他在世紀之交回到印度德里的所見所感,在這個百萬富翁與貧民窟共存的城市,機會與腐敗交織呈現出的面貌。

印度:人力轉移的新目標

尼赫魯關于印度獨立講話的開頭是21世紀演講中被引用最多的段落之一,但其中有一個很明顯的錯誤。印度的午夜時分,“世界”并非在沉睡。印度的午夜是倫敦的下午茶時間,是洛杉磯早上的咖啡時間,而且1991年之后將有數百億美元的生意建立在這個最基本的地理事實之上。

如果說有一種商業項目成了印度全球化的新標志,那就是“業務流程外包”(BPO)。其背后的想法是:基于現代通信,一個公司的不同職能不需要全都在一個地方執行。這些職能現在可以被分配到全球各地,運作順利,絲毫不受影響。這樣公司就能把非核心業務轉移到薪酬較低的地方,節省大量成本。盡管這種職能的重新分配已經在別的國家開始出現,但卻是市場自由化之后的印度企業家們首先把這種理論變成了改變世界的現實。拉曼·羅伊就是其中之一。

印度市場自由化時期,拉曼在美國運通公司工作。這家公司是自英殖民時期以來一直留在印度的外國企業之一。在20世紀90年代的新環境下,拉曼協助說服了他的美國上司們,加強公司在亞太地區的會計工作,因為這里的成本更低,而且有很多受過教育且能說英語的人。

也許現在很難回憶起這種情況的出現在當時是多不可能。印度對于大部分美國人來說既遙遠又原始,而且退一步說,把一個美國金融巨頭的一大塊業務搬到那里也不合傳統。但就像很多古怪的點子一樣,這個想法讓那些對此有所擔心的人們用一種不同的方法看世界。隨著時間推移,美國運通公司把越來越多的“后勤”業務轉移到了德里——于是拉曼意識到,這里面有一種迄今為止還沒有被挖掘的價值。

印孚瑟斯的印度員工們

到20世紀90年代中期,大量企業集中進行這項小小的實驗。由于印度持續快速地解除各種對商業和資本的限制,大量投資掀起了一股創業浪潮,有一類公司異常迅速地崛起,它們就是新興的IT公司。這些公司大部分創立于印度南部,其中最耀眼的就是總部位于班加羅爾(Bangalore)的印孚瑟斯(Infosys)。

這家公司1999年在納斯達克上市,一年后估值達到了300億美元。這些公司的優勢并不僅僅在于他們能以美國同行一半的價格向跨國企業交付軟件系統,不——他們的所在地印度不僅能讓他們壓縮成本,同樣重要的是,還能壓縮時間。印度籍的顧問和美國客戶一起在美國白天的工作時間里工作,然后把簡報發給印度,印度的軟件團隊在自己的白天(美國的晚上)工作,這樣美國客戶第二天早上一上班就可以看到結果。于是,一個工作日就變成了兩個。到了拉曼·羅伊想到把美國企業的職能分割并放到不同地方的時候,他知道印度還有其他幾個人也在用差不多的方法試圖改變世界。

在一個過去由國家控制的封閉經濟體里,這種想法的出現并非偶然。從這樣的環境中走出來的企業家充滿改革熱情,非常樂于抹去他們童年生活中無所不在的國界。實際上,從一定程度上來說,當很多美國人和歐洲人后來發現自己生活中的很多事務是由地球另一端在處理時,他們覺得很焦躁。這些印度企業家非常聰明,善于打破成規,相信科技和企業,希望用這些力量顛覆幾乎所有1991年前的東西。但他們仍然是印度人,看待美國商業世界的時候,他們用的是一種奇怪的外國觀點——“他們怎么會從來沒想到要這么干?”他們喃喃自語,然后就著手去創造改變了。

也許,他們的靈感來自自己的家鄉,那里做貿易的家庭數世紀以來都把家庭成員分散到不同的地方打拼自己的商業天地。當你和這些家庭的成員談話時,即使那個人在個人習慣方面非常狹隘(比如為自己的孩子安排種姓內的婚姻),你也會常常發現他們對地點和距離出人意料地不在乎。實際上,正是家庭結構的管制性使他們不受地點約束,并與其保持一種靈活且不摻雜感情的關系。只有成本和收入才是他們關心的事實,如果后者超過前者,那就是一筆好買賣,無論地理上看有多奇怪。

這種印度式全球主義釋放的時刻使它正好可以和全球經濟的另一次重大轉型相融合,這并不完全是巧合。過去十年,美國企業一直在把需要人工的工作轉移到海外,既作為一種降低成本的做法,也作為對美國工人的政治攻擊。美國本土的工人比那些遠在印度的工人享受著更多討價還價的權利,而后者正越來越多地取代他們。當時,這種分散在全球的低損耗企業形式對美國以及很多歐洲公司的董事會有著極強的吸引力。

隨著新通訊科技開始縮短不同地點間的信息距離,他們很自然會問,是否有其他不需要人工操作的職能可以轉移到海外,以在財務和政治方面獲得類似的利益呢?由于這些職能很多都需要大量能說英語的人,印度——鑒于其大大低于其他地方的成本基礎,成了顯而易見的選擇。用印度人而不是美國人——軟件開發公司展示了這個想法的巨大潛力,條件已經為美國企業創造好,他們開始剝離自己內部運營的各種部分,向印度轉移。

一半成本,兩倍質量

外包業務在印度興起的另一個要素是:這里有一個巨大的高科技不動產區。這個區域就在首都德里的外圍,所有從美國剝離的職能都可以在這里落地。這便是古爾岡新區。20世紀80年代早期,房地產開發商DLF就開始在德里的西南邊緩慢而持續地購入農田。外國公司進入印度的限制取消后,這片地區釋放出了驚人的價值。古爾岡為在印度的主要全球企業提供了必要的基礎設施。這里位于和德里相鄰的哈里亞納邦(Haryana),離首都國際機場很近很方便,對于企業來說遠遠優于德里的另一個鄰邦北方邦(Uttar Pradesh),那里以犯罪活動高發聞名。到了90年代末,各種企業陸陸續續進駐,很多都是從擁擠的商業之都孟買搬來的。

德里的古爾岡新區

引領這場向哈利亞納邦灌木叢搬遷的驚人大潮的是通用電氣(GE)。這家世界第七的企業宣布它將在古爾岡設立一個新的運營公司,名字叫作通用電氣金融國際服務集團(GE Capital International Services,簡稱GECIS)。這個新的實體將為通用電氣金融服務公司(GE Capital,通用旗下的金融公司,后簡稱GE金融)運營全球的后勤業務。1996年,拉曼·羅伊接到一個電話,問他有沒有興趣在GECIS進一步發展他在美國運通的實驗。他去了德里的歐貝羅伊酒店(Oberoi Hotel)和GE金融CEO加里·溫特(Gary Wendt)討論這項業務的前景。

在一個企業能量熠熠發光的時代,溫特是一個推動者,他深知全球放松管制帶來的全新機遇。在他任期之初,GE金融在美國以外沒有運營機構,而到他來德里的時候,這家公司已經進入了四十五個國家。在他的帶領下,金融服務成為通用電氣集團最大且最賺錢的部分,超過了這家以制造業起家的公司的其他所有部門。溫特的成就部分歸功于在運營方面的天才,他了解在這個全球化的時代該如何徹底重組成本和營收。

“那是個特立獨行的家伙,”拉曼說,“他太快就意識到了我們在美國運通做的事的潛力。他問我,‘你覺得如果這事兒沒成,我們會損失多少?’我在原來已經談過的數字上加了300萬,說‘1000萬’。‘好的,’他說,‘這就是點小錢。我會把錢打到一個賬戶給你,沒人會過問你怎么用這筆錢。你就弄一個和你給美國運通做的差不多的東西。’如果不是他,一切永遠不會發生。我永遠不可能有這么多錢來買衛星天線和其他的東西。”

拉曼進入GECIS的時候,他已經在外包業務的最前線干了十年,對外包的未來發展比他的美國上司們有著更具體的概念。1998年,他在古爾岡辦公室進行了一個臨時實驗。那是印度的第一家國際電話中心,在那個辦公室里,員工們負責接聽信用卡客戶從美國打來的電話。通用電氣駐印度的董事會成員已經明確表示禁止他的這個實驗,所以他瞞著他們進行,并邀請加里·溫特過來看看。

“我把那地方弄得像那種老式理發店。我在員工之間裝上簾子,把他們隔開。如果有同事看到這些,我肯定就被炒了。屏幕上會有敏感信息,而且整件事非常不牢靠。我沒有預算,開始的時候只有二十個人。

“加里·溫特來了,他看了看這個理發店,驚呆了。我看到他一邊下樓一邊搖頭。他說:‘我覺得你根本不知道自己開始了怎樣的一場革命。’他走后就開始在通用電氣大力推廣這一實驗。我們的單位成本比當時原有成本的一半還低,而且質量更高。在美國,他們雇的是輟學者,而我們雇的是有大學學歷的人。很快我們就不只服務于GE金融,而是為整個通用電氣集團服務。

“做到那種程度需要大量的游說工作。國際電信業務仍然由政府壟斷,他們的疑心很重。我第一次去給那個理發店申請國際寬帶的時候,他們覺得我肯定是在搞間諜活動,因為之前從來沒人申請過那樣的高速帶寬。而且,盡管可以租用一條私人國際線路,但把它和任何公共網絡連接起來都是違法的,因為繞開了政府的壟斷,罰款是大概每天15萬美元。我們花了八個月拿到了罰款豁免,而且那個許可只能用于試點。他們不明白我們在做什么,我們不得不從網上找了‘話務中心’的定義,打印出來給政府官員看,然后他們才理解了我們要做的事。”

這里是未來開始的地方

拉曼是那些滿足于看著自己安安靜靜的成就變成全球革命的人之一。他說:“開始時,我們的雄心是最終實現大概一千人的話務中心。但公司的發展遠遠超過了這個設想,變成了幾十萬人,并改變了整個社會。”很快,這里的職位熱門到每次公司開招聘會都被迫要通知警方的程度。人們帶著全家從很遠的地方趕來,他們會在辦公室門外坐好幾天,公司只好給他們發放食物和水。

GECIS為通用電氣的下屬公司提供一系列范圍很廣的服務。顧客服務電話只是被轉到印度的很小一部分企業職能。這部分業務隨著時間推移變得更復雜、更專業化。系統和培訓都發展到了一個高效的水平,并且印度雇員并不只是做簡單重復的工作,很多人去了美國述職,然后成了受這家跨國公司重視的員工。

過了一陣,拉曼開始覺得正在錯過一個更大的機會。“在企業里待著很不錯,能開豪車、去俱樂部,還有各種各樣別的好處,但我看到了能做一番大事業的機遇。我告訴通用電氣,真正的機會是為其他公司提供外包服務,但他們希望獨享這項業務。所以我在2000年成立了Spectramind(印度最大的后勤服務外包公司),為所有大企業提供這類外包服務,其中包括微軟、戴爾、惠普、思科、美國在線、美國運通和花旗銀行。幾年后,通用電氣也跟著學樣,他們賣掉了GECIS,它于是變成了一家叫簡柏特(Genpact)的獨立公司,對外提供外包服務。”

印度“打工人”

簡柏特的總部仍然在古爾岡,現在它的年收入超過10億美元,和客戶中一些財富一千強的公司相當。它收購了其他一些外包公司,這些公司遠在危地馬拉、中國、波蘭、南非和菲律賓,并在全世界雇傭了超過五萬人,以差不多三十種語言提供外包服務。簡柏特在外包方面的能力太強了,甚至開始在美國進行大型并購。公司的專長使其在運營非核心企業職能時,比大部分企業自己做的效率和質量都更高。它還接手了實體業務,比如沃爾格林(Walgreens)的會計部門,把其作為美國的外包職能運營。

Spectramind被印度計算機巨頭威普羅公司(Wipro)收購后,拉曼依舊不安分于大公司文化,他離開公司創立了Quatrro公司。隨著印度的工資上漲,同時一些更基礎的外包工作被轉移到其他國家,Quatrro公司在價值鏈上的探索愈行愈遠。公司雇傭了數千人,有醫生、律師、工程師和記者,用自己的專長為全世界的公司服務。Quatrro公司的目標是另一個不同的市場。“那時候沒人為美國的中小企業服務,”拉曼說,“這些企業需要各種服務,但他們不想自己做,原因各種各樣——從風險管理到報稅。這樣的公司非常多,他們付的費用很少,平均我的每個客戶每月只付5000美元。但是我有一萬個客戶。”

拉曼估計已經積累了大量個人財富,但這似乎不是他最在意的事。令他激動的是“改變”。他從自己的財產里拿出錢來投資更年輕的創業者,因為他覺得企業家精神是世界上最強大的救贖力量。

“外包行業是催化劑。現在在印度,這個行業大概賺了150億美元,雇傭了八十萬人,間接創造了四百萬個就業崗位。人們開始寫關于這些人的小說,拍攝有關電影,這都不是偶然。因為在很多方面,他們都是新印度的開路先鋒。他們工作努力,精通技術,而且他們身處全球環境,是巨大變革的一部分。

直到20世紀90年代,工作機會都太少了,所以很多人一直在學校里學習。學一個文科碩士就為了面子,掩蓋他們找不到工作的事實。所以GECIS成立的時候,我們發現德里有一個很大的受過教育的群體在等著我們去吸收。但我們很快就招完了德里本地的人,只能到更遠的地方去招人。那時候,古爾岡超過一半的公寓里都住著從別的小鎮搬來的人,他們都在我們行業做事。”

“這些人想過不一樣的生活。那時候,年輕人受電視節目影響,有了新的抱負,我們正是得益于此:忽然之間,年輕人開始想要工作,有自己的錢。在外包行業,大家能在年紀很輕的時候就實現財務獨立,這完全改變了他們的生活,尤其是女性。對于年輕的單身人群來說,這里是印度第一個有熱鬧夜生活的地方。這里的夜生活很棒,和德里的很不一樣,那里都是由官員和富人家庭主導的。但如果去古爾岡的派對,你會遇到更多聰明和謙遜的人。這里是未來開始的地方。

本文節選自

《資本之都》

作者: [英] 拉納·達斯古普塔

出版社: 南京大學出版社

出品方: 理想國

副標題: 21世紀德里的美好與野蠻

原作名: Capital:A Portrait of Delhi in the Twenty-first century

譯者: 林盼秋

出版年: 2018-8


相關:

大文豪們寫作時都有哪些怪癖?殫精竭慮,嘔心瀝血,是每個寫作者必經的過程,那些傳世之作的誕生更是如此。在《怪作家》這本書中,作者化身一名“文學偵探”,為人們揭秘世界名著誕生的種種細節,以及名作家們寫作時的怪癖與執迷。內容看似獵奇..

“梓X”成2020新生兒爆款名 陳凱歌投訴惡搞博主|文藝周報文藝周報 Volume 33鳳凰網讀書文藝周報,盤點一周國內外文化新聞,在碎片化信息洪流里,留下值得被記錄的部分。過去的一周文藝關鍵詞有:“梓x”成2020新生兒爆款名;陳凱歌投訴惡搞博主;蝦米音樂宣布2月5日關..

宮崎駿八十歲了,為什么人人都愛他?“如果你在下雨天的車站,遇到被淋濕的妖怪,請把雨傘借給它,你會得到森林的通行證噢~”一位網友的這樣一句話,大概表達出了許多看過《龍貓》的觀眾偷偷藏進心底的美好幻想。在宮崎駿的故事里,溫情又奇異的世界..

相關熱詞搜索:www.vvvdj.com ,www.vmall.com ,www.ulinix.com ,www.ulinix.cn ,www.ucbug.com

上一篇: 除了倪瓚之外,他們也是“潔癖狂”
下一篇: 兒童讀物需要分級嗎|大象公會

今天福建快三开奖结果直播视频